廖赞侯

编辑:竞博电竞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03 13:12:59
编辑 锁定
廖赞侯,名鼎高,世居临沧市临翔区凤翔镇。父兆魁先生 为前清大学生,佣书存活,侍亲至孝,德行著称乡里,史乘褒传可嵇。
中文名
廖赞侯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出生地
临沧市临翔区

廖赞侯生平简介

编辑
廖赞侯[1]  ,名鼎高,世居临沧市临翔区凤翔镇。父兆魁先生 为前清大学生,佣书存活,侍亲至孝,德行著称乡里,史乘褒传可嵇。光绪末季,康梁维新运动遍及边疆,廪生彭仲伦组织维新学术研究会。赞侯深受维新思潮的影响,对满清政治之腐败不堪,列强之竞相染指,深怀愤慨。常说: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。父念其年幼无知,训戒他不可乱说,惧遭不测。他日夜习文练武,孜孜不倦。识者都认为他可以储为国用。[1] 
1906年赞侯得公助赴省入武备学堂。当时排满兴汉风潮此起彼伏,云南已有同盟会、兴汉会、滇学会、誓死会等地下组织。赞侯既参加同盟会,复加入誓死会,潜往河口参加南方同盟会所策动的1908年河口起义,旋被清政府镇压,牺牲颇大,当时有人讥笑誓死为送死会,赞侯绕道暂时避回临沧,不久又晋省进入讲武学堂,据说朱老总是他的同期同学,同罗炳辉将军也早在当时就友好往来。[1] 

廖赞侯辛亥革命

编辑
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,赞侯与朱德等同学同日参加蔡松坡所领导的云南重九光复战斗,民国成立,任唐继尧部连、营长,旋被选送日本士官学校骑兵科,毕业后任云南骑兵独立团上校团长,护国、靖国时期,转战川、黔、粤、桂均有功勋回往省垣,为唐督警卫骑兵团团长,练兵讲武,准备大举北伐。[1] 
1921年由川回滇之东防军进逼省城,唐继尧出走,赞侯团长与兄锡侯县长休假回家探亲。1922年缅宁县团教练蔡春暄纠众倒唐,(民间叫老蔡反)招纳四方强梁进据县城、廖氏兄弟与大部分地方士绅计划设防拒蔡,以保一群生灵。被蔡钉镣收监,并迫县署电省,说廖氏反唐,已被县团擒获。请求就地正法,幸得全城士民向蔡要求保全廖氏生命,始获幸免。大理西防军来平蔡乱,赞侯回省复职。当时唐政失宜,继尧一意孤行,不愿与孙中山大元帅合作,诸多背离北伐宗旨,有负我省革命军人之初衷。而广州革命政府正处于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,形势渐见好转,朱老总等亦正在广州活动,赞侯乃于1924年赴广州,投入滇军朱培德部,参加东征陈炯明战役,任旅长,其弟廖鼎铭任中校营长。当时驻粤之滇军杨希闵,桂军刘振寰怀有异志,中央密令围歼改编。赞侯随朱培德服从中央,脱离滇、桂军阀体系,编入国民革命军。1926年国民军誓师北伐,赞侯任朱培德第3军少将旅长,转战湘、鄂、浙、皖,大破吴佩孚、孙传芳,率部直指北京,取得空前胜利,不意“四一二”政变爆发,很多革命将领被清洗审查,赞侯亦在审查之列,愤而率部退入四川。建侯中校因兄西逃而被加以共产严重赚疑犯,被捕遇害。后来他一提起此事,十分痛心。
赞侯率残部西退,原想保全部份军力,联络川、鄂边境革命志士,伺机别图,不料一入川境,即被刘湘大兵收编,刘请他到重庆任职。据说他与刘湘早在护国时期就是老友,此时刘任四川善后督办,留他在督办公署任参谋处长,劝他不必回云南。他对工作勤恳负责,刘倚为亲信,一度委他为重庆镇守使,领衔中将。以后任教导师参谋长、师长等职。刘湘一面在中央大员面前替他说好话,一面也注意他的言行。此时罗炳辉将军正在四川活动,与赞侯相处甚密,必要时还留宿在他的寓所,并介绍他结识了邓小平,他利用职权亲身护送罗、邓过江。红军长征入川境,中央军薛岳跟踪追击,刘湘奉令派大兵堵击,教导师奉令截击,战况甚烈,赞侯既不赴前敌,又不出一谋,有人问他怎么搞的?他说:“我有病,督办批准在后方休养”。有些人员怀疑他有问题,刘湘也觉察到他没有病,因此借机撤掉他身兼各职,暗地审查,又念他追随有年,不无私人感情,另委他任富顺征收局长,离开重庆。有些亲中央的人,还说这是刘湘要保全他。以后又说他在自流井拖欠公款,下令查封他的临沧老家。目的是要彻底清查他的材料,一并严惩,幸得他入讲武堂时的监督,云贵监察大使李印老(根源)释冤,方得平安无事。[1] 

廖赞侯七七事变

编辑
“七七事变”赞侯请缨杀敌未果,1937年冬再请赴敌,始被起用为川军驻武汉办事处处长。罗炳辉时为八路军高参,亦在武汉办事处,故友重逢,谈吐交心,赞侯将军对时局常怀感慨,炳辉将军安蔚他革命形势大可乐观。武汉失守,中央迁入重庆,川省人事大变,刘湘自身难保,赞侯自然被排挤闲居。汪逆降日、皖南事变等,一系列不幸事件,使他看透重庆军事当局逆谋种种,不胜浩叹,把拯救危亡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边区政府一方。抗战胜利,重庆谈判破裂,举国忧愤,他尤为痛心。常说:“内战祸者,独裁者将自取灭亡,咎无可辞。”他告诫儿女侄子,不可参加任何违反人民的工作,宁可回家捡草拾粪。当时重庆特工密布,已成恐怖世界,他的思想既不合时宜,言论又有嫌涉,处境十分不利,乃决心回云南老家,度过晚年,如机会许可,尚可为革命贡献余忱。[1] 

廖赞侯将军后人

编辑
1946年赞侯率女儿维琴由四川回滇,乘交通兵团汽车,行抵曲靖,忽传车出事故,廖师长重伤危急,维琴另坐一车赶到时,他两眼流泪,张口欲言而不能出声,移时辞世。维琴悲痛之余,要求现场拍照,医院出证,均遭拒绝。因老父死因不明,请求政府追查,更予不理,只由车队草草埋葬。当时很多人认为赞侯之死是预谋车祸,恐怕他回云南有所作为。
1954年维琴在江西失业,无法回乡,写信给邓小平副总理,只隔一个星期,就通知河口县妥为照顾送归临沧。不久,复有又通知临沧“廖维琴身体不好,希给她恰当安排。”国家领导人对赞侯将军后人的关怀如此,赞侯生前为人可想而知。文革浩劫,则以此事对维琴中晖暖,枯木逢春,维琴申请政府褒及枯骨,帮助迁父回乡安葬,有识之士认为合乎情理。[1] 
将军另有一子一女,侨居美洲,研习科技,已获博士、硕士学位,万里音书,亦以老父归葬系念。汀水旗山,当亦萦绕将军在天之灵[1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廖赞侯  .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临沧市委员会[引用日期2014-03-14]
  • 词条标签:
    人物